abg 

作者:聿暘
繪者:深草


前世

  汪洋知道自己不是穿越。
  他經歷的事情,從很久很久以前就有一個說法。
  那就是輪迴,只是這一次輪迴,不曉得哪裡出了問題,如果必須用大家比較能懂得方式,那就是重新投胎的時候他八成是忘了喝孟婆湯,導致他將前一世的記憶都記得清清楚楚。

  只是並不是一開始就那樣清楚,而是他投胎轉世之後,一直活到大概五歲的年紀時,遭遇了一場悲慘的事件後,似乎是受到了刺激,一下子前世的記憶紛紛回籠,這才體悟到原來真的有前世今生。
  上一輩子自己的姓名就叫做汪洋,不曉得是不是當初取名字取壞了,這個聽起來就讓人覺得澎派的名字,讓他一輩子都陷在勞碌的生活中。
  明明就出生在有錢人的家庭,照理說可以過著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日子,但因為小時候父母忙碌,把他交給了鄉下的外公外婆扶養,打算等到他長大後再帶他回都市裡讀書,幾年來的鄉下生活,竟然讓他因此得到了一種可以稱為都市厭惡症的毛病。

  有這種毛病嗎?
  問心理醫生,他們可能會找出一大堆的可能性給你,但汪洋就是很清楚,他的身體沒有辦法習慣都市的環境,只要在大都市,他特別容易過敏,只要都市的髒空氣污染指數越高,他就越沒有辦法踏出家門,硬逼他出去,最後通常都是氣喘或是嚴重過敏被送到醫院。
  父母因此而互相指責對方不是,說對方為什麼不願意把工作放下一點,從一開始就自己照顧小孩,那麼孩子也就不會那樣不適應大都市。
  吵著吵著,吵了好幾年都沒有什麼結果,為了不讓父母一天到晚指責對方,汪洋很乖巧的啃書,用行動證明就算不用天天上學,他也可以獲得不錯的成績,然後還用自己的技術證明,當初在鄉下生活的那一段時間,讓他學會了自己做飯,自己洗衣服,自己縫衣服。

  這一點都不誇張,小時候待在鄉下,外婆很疼自己,他好奇什麼,外婆就會抽時間教導他,所以他常常搬個小板凳在外婆身邊看外婆操持家務,久了就算自己沒有動手過,也大概知道怎麼做,年紀稍長時,摸索一下,多練習幾次就證明他的確有一雙靈巧的手。
  除了因為外婆的關係,鄉下的那一個孩子王也是他最好的老師,一群孩子裡總是有一個領頭者,同樣在鄉下長大的二表哥就是他們那一群小孩的領頭者,每天帶著他們用自己做的釣魚用具釣魚,跑到樹林裡去採水果,然後什麼灌蟋蟀,搗蜂巢的事情都幹過。
  鄉下的小孩在這方面的能力就是比都市孩子厲害,沒有人教就懂得怎麼做,因此就算幹了各種危險的事情,卻從來沒有發生過什麼問題,反而是都市裡的孩子一天到晚發生意外,鬧大了還會學校怪家長,家長怪學校,大家怪政府,政府跑很快。
  總而言之,鄉下的生活的確帶給汪洋太多美好的記憶,也太多生活的技巧。

  自學長大後的汪洋,進入自己父親的公司工作,畢竟是個富二代,加上父母親身體都算強健,汪洋也就有不少的時間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其中最讓他熱衷的,莫過於加入大自然聯盟的這件事。
  大自然聯盟是一個很特別的環保組織,他們強調如果沒有足夠的能力改變別人,至少從自己改變起,所以裡頭的成員,個個在某些方面都有自己的特長,有些人會自己燒陶器,有些人會製作各種天然無污染的生活用品,有些人非常厲害種植各種蔬果穀物自用,而汪洋,最擅長的就是完全不使用人工添加物烹調美味的料理。
  大自然聯盟的人員不多,但也許是因為都十分愛好自然的關係,個性都很純樸實在,汪洋是一個好學的人,每次只要遇到哪一個成員,知道他擅長什麼技藝,就會請對方教自己,久而久之,汪洋就成為聯盟裡的萬事通,最後在聯盟的會長退休時還接任了這個職務,三不五時就號召成員一起放假找一個沒有都市喧囂的地方過日子。
  因為學習的東西太多,加上身為會長,有不少新成員想要學習什麼才藝都找他,讓他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但要忙聯盟的事情,還要忙公司的事情,一直到他去世的時候也不得閒。

  汪洋去世的時候才三十一歲。
  去世的原因是因為流感,那年的流感非常嚴重,有不少人都因此喪失性命,汪洋是被公司裡的職員給傳染,一開始他沒有很在意,到後來嚴重時已經來不及,連他的父母都沒有警覺,送醫院的第二天,人就走了。
  汪洋不曉得他在死後家裡的人有什麼樣的感覺,他只知道,當他又想起自己身為汪洋的記憶時,他正遇到一個大劫難,有關生死的大劫難。


第一章
雷金大陸


  雷金大陸是一個跟地球生態完全不相同的世界。
  在這裡雖然也有春夏秋冬四季分明,但問題就在於太過分明,熱的時候很炎熱,冷的時候萬分酷寒,一旦下起雨來常常就是驚人的暴雨。
  不曉得是不是氣候的影響,能在這一片大陸上生存的生物,通常都要非常強悍,一旦稍微軟弱一些,通常連想要活過一個雪季都很難。

  在汪洋恢復前世的記憶之前,他是黑狐一族的孩子,在這個世界上沒有跟地球上完全一樣的人類,最像人類的,就是這個世界最有智慧的生物,獸人。
  黑狐一族是獸人中的其中一種族群,獸型的時候外型跟地球上的狐狸有點像,但大小起碼是地球上正常狐狸的二十倍長,體型大得不可思議,全身毛髮也相當的長,如果不是那細長上揚的眼睛和優雅的體型跟狗不同的話,所不定會被誤會是牧羊犬。
  黑狐一族是一個很小的部落,整個部落的人數大概連一千人都不到,是一個游獵的族群,不是他們不想要固定自己的居所,而是這個世界能定居下來的地方不多,到處都充滿兇猛的異獸,到處都可能會被雨季的暴雨給淹沒,稍微好一點的地點,通常都會被大一些的部落給佔據,為了族群的生存,有的游獵部落會歸入大部落的一部分,但因為族群的習性,想要找一個完全接納自己部落的大部族也不多。
  黑狐一族就是在這樣的狀況下,不斷的在雷金大陸中遊走,想要找到屬於自己的一片生存之地,或者是找一個願意收容他們整個部落的大部落。

  只是雷金大陸實在太大,種族也太多,黑狐一族的人口在不斷的遷徙下,越來越少,逐漸面臨滅族的危機。
  重新投胎的汪洋就是這個部落的小孩,他是黑狐族長的孩子,在這個世界因為環境太過艱難,生育也變得不容易,其中剛出生的小拉姆因為體型跟身體都比一般獸人還要弱小的狀況下,常常活不過第一年。
  重新投胎的汪洋就是一個拉姆,拉姆的外表跟地球上的男人完全沒有多大的差別,只有耳朵是毛茸茸的獸耳,沒有辦法變成獸型,但是擁有促進動植物生長的力量。

  在這個世界,只有拉姆適合孕育下一代,能讓他們在缺乏食物時弄出食物來的也只有拉姆,因此拉姆在每一個族群裡都是被珍重的寶貝,黑狐族長冥能擁有這樣的一個寶貝,他非常的高興,當寶貝順利熬過一年又一年的冬天,已經學會說話,已經學會奔跑時,他更是無比欣慰,似乎已經可以看到他的拉姆將來長大的模樣,彷彿整個黑狐族群都因此而能順利延續下去。
  但事實是殘酷的,黑狐部落如果在沒有辦法找到一個好的生存環境,沒有辦法得到大部落的庇護,他很擔心他的寶貝是不是真的有機會可以活過下一個雪季。
  因此他在聽見遠方有一個強大的狐族部落時,他與族人立刻下定決心,必須在今年雪季來臨前,順利的到達那一個部落,順利的讓自己的孩子可以在穩定的環境中生長。
  所有黑狐部落的族人都同意族長的決定,他們太希望安定下來了,不只族長有他的寶貝,他們同樣有自己的孩子想要呵護。
  下定決心的黑狐部落,全體帶著身邊最珍貴的物品,跟重要的食物往強大的狐族部落遷移,原本一路上都很順利,也跟那裡的狐族部落有了聯繫,確定他們願意收容黑狐部落的加入,一切的希望都快要完成時,沒想到竟然遇到一小股獸潮,而且還是強大的迅光龍。

  黑狐部落的戰士,在流離遷徙中每一個都訓練出強大的戰力,可是不管再多強大的戰力,遇到天生就在力量跟速度上勝過自己一籌的猛獸,還有比自己族人更多的數量下,黑狐部落來不及等到狐族部落的救援。
  冥緊緊的抱著他的拉姆跟小拉姆,努力在迅光龍之間竄逃,身上的傷口越來越多,被迅光龍的爪子撕裂毛皮,被牠們銳利的牙齒咬破血管,身上的鮮血流得一路都是,但他卻始終沒有放棄,始終沒有放棄想要將懷裡他最珍貴的兩個寶貝送到狐族部落的決心。

  洋洋是汪洋這一世的名字,他記得小時候雙親是多麼的寶貝自己,抱在身上怕摔了,含在嘴裡怕化了,他想要什麼,冥就會想辦法找來給他,冬天太冷,冥就會把他塞在暖呼呼的腹部哄他睡覺,部落缺乏食物,連拉姆都沒有多餘的力量讓食物生長,所有人肚子都在飢餓中時,他的姆姆會把最後一份食物給他吃,騙他大家都已經吃飽了。

  那時候他還沒有上一世的記憶,他只是一個剛出生沒多久的小小娃娃,冥跟姆姆是他的天他的地,因此當他看到冥身上的鮮血染得自己全身都是,緊緊抱著他的姆姆紅著眼眶眼神堅定的看著力量越來越衰弱的冥時,他感覺到他的世界在崩潰。
  他看到冥終於沒辦法再繼續往前跑,用自己龐大的身體努力圍住他們兩個,除非迅光龍吃掉他身體的每一份血肉,每一根骨頭,要不然絕對沒有辦法對他懷裡的兩人動手。
  姆姆在冥的懷裡親親他的額頭,嘴裡喃喃唸著,向上天祈求,他願意失去一切,只要能讓他的寶貝獲救,他緊緊抱著洋洋的手放開一邊,手掌心貼著冥的身體,手微微的發光,洋洋知道他在用自己的生命支持冥,只要能支撐越久,獲救的機會就越大。
  在冥的懷抱裡,冥用最後的一點力量舔舔洋洋的臉龐,舔舔姆姆的臉龐,眼中似乎告訴著洋洋要努力活下去,但卻再也說不出半句話來。

  那一刻,童年時被照顧,被珍愛的每一個畫面閃過洋洋的腦袋,眼淚不斷從烏黑的雙眼流下,小嘴緊緊的咬著不讓自己哭泣,也是在那個時候,前一世的記憶快速的回籠,整個腦袋痛得想要尖叫,只能眼睜睜看著迅光龍咬斷冥的脖子,看到一隻比冥還要龐大的白色狐狸撞倒那一隻迅光龍,然後一隻又一隻龐大的狐狸出現,快速的驅趕獵殺這些迅光龍,只是這時,還活著的黑狐一族,就只剩下他跟姆姆兩個。

  當一隻白狐將冥僵硬的身體輕輕拉開,露出底下的姆姆跟他,姆姆露出像是悲傷又像是喜悅的神情,將懷裡的洋洋抱起來遞到白狐的手中,然後一個人靜靜的躺在冥的身上,雙手攀住冥已經被咬斷一半的頭顱,臉龐靠著冥,然後靜靜的閉上雙眼,靜靜的失去最後的一絲氣息。
  為了冥,為了洋洋,他用掉了自己的所有生命力,能堅持到這一刻,就已經是一個奇蹟。

  白狐抱著洋洋,為黑狐一家的努力感到悲傷,並且為他們的行為致敬,每一個黑狐一族的族人,死狀都是那樣的相似,用盡自己最後一分力氣保護家人,只是可惜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他們的族人狩獵發現獸潮時,馬上就通報了族裡,他也立刻帶來大量的戰士,用盡全力趕來的結果,沒想到還是換來這樣的結局,他們同樣不好受。

  懷裡的小拉姆睜著一雙美麗的大眼看著死去的雙親,眼淚不斷的從黑色的眼睛裡流出來,銀琅想要安慰,但家裡只有養過薩拉,沒有生過拉姆的經驗,不曉得該從何安慰起,懷裡的小拉姆掙扎起來,想要衝到已經死去的雙親懷裡,銀琅只能緊緊的抱著他,在雙親的屍體旁蹲下,然後輕輕的放開他,看著他小小的身體抱著雙親的屍身大哭,小小的聲音哭得讓一邊趕過來的族人都眼眶泛紅。
  銀琅化回人形,在冥跟他伴侶的身上都割下了數節柔軟的毛髮,打算回去讓他的拉姆做成紀念的小東西留給這個小拉姆。
  黑狐的小拉姆哭得太傷心,一下子小小的聲音突然停住,整個人昏倒在雙親的懷裡,銀琅嘆了一口氣,重新抱起小拉姆,招呼所有的族人一聲,先一步回族裡將這個小拉姆安置好。

  「只剩下他嗎?」銀琅的伴侶諾卡從丈夫懷裡抱過小拉姆,一開始他看見銀琅的神情時,他就知道這一次的營救很可能失敗了,懷裡珍貴的小拉姆,大概是唯一的倖存者,要不然以銀琅的體型,一次要帶回十個八個都不是問題,怎麼可能就一個年紀如此幼小的拉姆。
  懷裡的小拉姆很小很小一個,諾卡不清楚是因為小拉姆原本年紀就小的關係,還是黑狐的族群缺乏足夠的食物把孩子養大養壯。輕輕的將小拉姆臉頰上的眼淚抹去,抹開眼淚跟灰塵後,露出一張潔白無比的臉龐,又長又濃的睫毛微微顫動著,彷彿連此刻都感覺到悲劇當時的驚恐。

  「真漂亮的小拉姆,我一直以為我們部落的拉姆是最漂亮的了,沒想到黑狐部落的拉姆這麼可愛。」小小的臉蛋,雪白的皮膚,一頭烏黑無比的毛髮,兩個大大的耳朵藏在柔軟的頭髮裡,毛茸茸的。
  銀琅一路下來並沒有把注意力多放在黑狐一族的長相上,去的時候他一心用最快的速度趕過去,看到那一群迅光龍時,立刻成為強大的戰士努力營救黑狐一族,後來又怕懷裡的小拉姆有什麼損傷,同樣又是用最快的速度趕回,所以一直沒有好好看過這個黑狐族小拉姆的模樣,沒想到這個可愛,嬌嬌小小的,格外的惹人憐惜。

  獸人的族群裡,拉姆一直都是被珍重的寶貝,不管拉姆的個性怎樣,能力怎樣,原本就不缺追求者,其中最受歡迎的,莫過於強健的拉姆跟美麗的拉姆,強健的拉姆可以成功撫育出下一代,並且在惡劣的環境下和自己的伴侶生存下去,而美麗的拉姆純粹是因為惹人憐惜,即使知道他們的身體可能不夠強健,但依然有不少的薩拉如追花的蜜蜂一樣,捨不得離開。
  「他的雙親都已經去世,我們家是族裡最不缺食物的,咱們家的小薩拉雖然還沒有成年,但已經有自己獵捕的力量,乾脆就把這個孩子留在我們家好嗎?」諾卡喜愛的摸摸小拉姆的臉龐,沒等自己伴侶答應,心裡已經設想好要多準備一點食物將懷裡的寶貝給養得白白胖胖,成為族裡最美麗也最健康的拉姆。

  銀琅苦笑,知道他家的拉姆已經下定決心,只好點點頭,反正他是族長,本來就有決定的權利,既然諾卡喜歡,就讓他把這個小拉姆養大好了,而且……他們家的小薩拉雖然將來肯定不會缺少拉姆喜愛,但如果可以多一個機會,當然是最好,要知道,連族長也沒有辦法要求拉姆給誰當伴侶,他家的小薩拉,機會越多越好。

  洋洋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躺在柔軟的獸皮上,四周的景致看起來是非常高大堅固的石屋,屋裡有點涼,不過因為他的周圍都是柔軟獸皮的關係,一點都不覺得冷。
  有點呆滯的坐在床上,將腦中混亂成一片的記憶仔細整理回想,擁有前世的記憶,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過去所學的,過去所經歷的,他都記得清清楚楚,只是沒有太多的難過與悲傷,在這個世界的五年,記憶更加鮮明。

  前世的自己,父母雖然也不錯,但一天到晚忙著經營工作,從小到大可以見面的機會如此少,幼兒時期外婆的陪伴時間甚至比父母還長,連當初他病危,最後一刻他的父母也來不及趕回來看他,因此他的前一世對父母的親情感覺是淡薄的,經過一次的轉世,情感就更淡了。
  反而是這一世,他沒辦法忘記雙親對自己的好,把他當成手中的寶,每天總是讓他膩在身上,在難過的日子他們都會想辦法先讓他活下去,他好愛冥身上又長又軟的毛髮,喜愛姆姆總是在他要睡覺時,輕輕的在他耳邊哼著好聽的歌。

  小手動了動,感覺到一股熟悉的毛絨感,低頭一看,他熟悉的黑色毛髮被做成一隻小小圓圓的狐狸,他摸了又摸,眼淚不禁又掉了下來。雖然有了過去的記憶,照理說他應該算三十多歲的人了,但他發現有記憶是一回事,可是感覺又是另外一回事,他現在像孩子的部分比較多,比較不像是地球上的汪洋,他想要哭,想要跟他的阿爹跟姆姆撒嬌。
  眼淚沒有辦法控制的流下,他不曉得自己哭了多久,一隻比他大許多的手伸了過來,摸摸他的臉頰,將他臉頰上的淚水抹去。
  洋洋抬起頭來看,一個看起來大概十七、八歲,體型很是高大的少年站在床邊看著他,沒有表情的俊臉眼神微微露出疼惜的神情。

  冥平常的時候也很少有表情,每次遠遠看著他在部落裡玩耍時,也總是露出像這樣憐惜的目光,所以洋洋不管對方是誰,他只是需要一個溫暖,所以對著少年張開雙手,少年愣了一下後,立刻將他從床上抱起來,抱在懷裡讓這個小拉姆盡情的哭泣。
  只是洋洋已經哭得太久,身上沒有那麼多的水分可以哭,況且過去的記憶都已經回來,雖然沒有影響太多他現在的個性,但卻讓原本的小拉姆一瞬間成熟不少,所以他在少年的肩膀上很努力收斂淚水,沒多久的時間眼淚就變成輕微的打嗝,讓抱著他的少年雙眼露出類似笑意的神采。

  少年把他抱到屋外,似乎怕他冷著,又伸手拿了床上最柔軟的一塊獸皮,有點手忙腳亂又不失溫柔的把懷裡小小的身體包裹好。房間的外頭是一個很大的廳堂,因為獸人的體型高大,尤其是獸型的體積更是比人形還要大上五、六倍,因此獸人的房屋都蓋得很大。
  廳堂裡的石桌有準備好的水,他用石碗盛了一些讓洋洋一點一點喝下。
  洋洋知道怎麼停止打嗝,一小口一小口不間斷的喝著水,連續喝個二十口才停止,打嗝也同樣停住。
  反而是少年有點驚訝,他雖然帶洋洋來喝水是為了讓他停止打嗝,可是沒想到洋洋這麼有效率,真的一喝完水就不打嗝了,族裡的人大部分喝完水都還是會打嗝打個不停。
  洋洋看著他有點訝異的目光,微微的笑了起來,要不是過去的記憶回來,他也沒有辦法這麼有效率的停止打嗝,停止打嗝的辦法是外婆教他的,除了吞幾口米飯外,喝水是最方便的辦法。
  「不要呼吸,連續喝好幾口,快憋不住了再停止喝,這樣就不會打嗝了。」因為還是幼年,聲音軟軟糯糯的,連洋洋自己都覺得很可愛。

  轉世投胎的好處也許就在這裡,他不但擁有過去的記憶跟經驗,在這一世他也不用重新學習這個世界的語言,跟一些簡單的習慣,比較可惜的是他現在年紀還太小,能做的跟懂得的還是太少。
  「我叫洋洋,你叫什麼?」少年高大的體型跟身體後面毛茸茸的尾巴都告訴他是一個小獸人,這個世界稱為薩拉。

  這個世界的人形生物就是獸人部落,過去還有雄性跟雌性的差別,但因為環境實在太糟糕,雌性已經差不多滅絕,所以現在就只剩下拉姆跟薩拉,不管是拉姆還是薩拉都可以孕育孩子,但只有拉姆有能力時時刻刻賦予孩子生命力,所以基本上孕育孩子的工作都是交給拉姆,要說拉姆是新的雌性也不算有錯,但記憶重新回籠的洋洋可不承認,就算將他孕育下一代的人是他,反正這裡孕育孩子的方式跟地球上不同,不用真正大著肚子生孩子,所以他也就不承認自己在這裡是母的。

  「雲琅。」摸摸小拉姆的臉龐,儘管小身體瘦瘦的,但臉頰依然膨膨軟軟手感很好,雲琅很喜歡,非常的喜歡。
  他看過族裡不少拉姆,但就是沒有懷裡的這個可愛,也許是因為有著一頭烏亮的髮,讓皮膚看起來更加的白嫩,一雙大眼看起來很聰明,但全身又散發著一種柔和的氣質,族裡沒有哪一個拉姆比懷裡的這個更加吸引人。

  「雲琅……你的名字聽起來很好聽。」雖然知道一般薩拉不太給人摸耳朵,但以前摸冥的耳朵摸習慣了,看著雲琅頭上那兩個雪白色毛茸茸的三角耳朵,洋洋忍不住伸出小手摸摸,看見雲琅一副想躲又不曉得該不該躲的樣子,他笑了起來,最後還是讓他摸著了,可能因為雲琅還小,耳朵摸起來比冥還要柔軟,更因為毛髮是雪白的,沒有辦法完全遮住底下的皮膚,可以看見微微透紅的色澤。

  銀琅帶著今天打到的獵物一進門,看到的就是自己家小薩拉被小拉姆給弄得很尷尬的樣子,小拉姆的雙眼依然紅通通的,一看就知道剛剛哭過,但是可愛的小臉上已經有了淺淺的笑容,這讓他放心一些。
  他讓諾卡幫忙用小拉姆雙親身上毛髮做的飾品,被小拉姆緊緊著握在掌心,看得出來這個小拉姆其實依然難過無比,但內心是那樣的堅強面對。
  這麼小的年紀就可以如此堅強,將來絕對會是一個好拉姆,在每一個部落,所有人最崇尚敬重的,就是堅強,只要有一顆堅強的心,他們相信不管面臨什麼危險,他們都可以堅持的活下去。


★試閱結束★

欲購買此書,請到這裡:
http://pinsinstudio.com/2012summer/index.html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修羽のBlog

修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